中文
EN

研发平台

非临床研发| 药学研发| 临床研发
体内药理

发布时间:2018/1/3 10:12:54


微信截图_20180201101707.png

 

 脑卒中模型(Stroke) 

胶原酶Ⅳ脑内注射导致基底层(细胞外基质)损伤,从而导致出血,是目前最常用的脑出血啮齿类模型之一[3]

本实验室采用胶原酶Ⅳ定位注射至大鼠脑尾状核,以血肿范围、脑含水量、血脑屏障通透性、运动功能及组织病理学检测急性及长期脑出血损伤。

    背景数据:以Y-2(公司自研)为阳性药

微信截图_20180201102126.png

微信截图_20180201102233.png

微信截图_20180201102302.png

    全血直接脑内注射导致出血,是目前最常用的脑出血啮齿类模型之一[3]

    本实验室采用股动脉取血的方法,将自体血定位注射至大鼠脑尾状核,以血肿范围、脑含水量、血脑屏障通透性、肢体运动功能及组织病理学检测急性及长期脑出血损伤。

 

大脑中动脉及其分支是缺血性卒中最常发的部位,临床上70%的脑梗皆因于此,故阻断该血管的模型应是比较接近临床的。而动脉内线栓阻断大脑中动脉是最常用的啮齿类模型,并可实现脑缺血再灌注或永久性脑缺血[4]。

本实验室采用颈内动脉线栓法制备大鼠大脑中动脉阻塞脑缺血再灌模型,以神经缺陷症状评分、脑梗塞范围、肢体运动功能及组织病理学检测急性及长期脑缺血再灌损伤。

背景数据:以依达拉奉作为阳性药

微信截图_20180201102345.png

 

大脑中动脉及其分支是缺血性卒中最常发的部位,临床上70%的脑梗皆因于此,故阻断该血管的模型应是比较接近临床的。而动脉内线栓阻断大脑中动脉是最常用的啮齿类模型,并可实现脑缺血再灌注或永久性脑缺血[4]。

本实验室采用颈内动脉线栓法制备大鼠大脑中动脉阻塞永久脑缺血模型,以神经缺陷症状评分、脑梗塞范围检测急性脑缺血损伤。

背景数据:以依达拉奉作为阳性药

微信截图_20180201102430.png

 

光化学卒中模型基于血管内光氧化原理,导致皮层缺血性损伤,脑梗塞范围较小,且可以人为控制损伤位置和大小[4]。

本实验室采用玫瑰红股静脉注射给予大鼠,冷光源定位照射,以神经缺陷症状评分、脑梗塞范围、肢体运动功能及组织病理学检测急性及长期脑缺血损伤。


因各种原因导致大脑的血供在一段时间内被中断,比如心脏手术等,可导致全脑缺血再灌注损伤,评价治疗药物或治疗方法对这种缺血性卒中的作用是,通常采用大鼠四动脉结扎(four vessel occlusion,4VO)再灌注损伤模型。

本实验室选用Wistar大鼠,拟采用双侧椎动脉电凝法和动脉夹短暂阻塞双侧颈总动脉法制备大鼠四动脉结扎再灌注模型。主要评价指标如下:采用mNSS法评价模型大鼠的神经缺陷症状,包括对动物运动、感觉、反射及平衡功能进行综合评价;采用Morris Water Maze评价模型大鼠的空间学习记忆能力;通过组织学评价模型大鼠海马CA1区神经元死亡情况。


阿尔兹海默症模型(Alzheimer’s disease, AD


脑内葡萄糖/能量代谢紊乱是散发型AD的特征之一,且与痴呆严重程度相关。脑室内注射链脲霉素(Streptozotocin, STZ)可导致动物脑内产生胰岛素抵抗、葡萄糖代谢下降、胆碱能异常、tau和Aβ蓄积、氧化应激、胶质增生及学习记忆功能损伤等[1]。

本实验室采用大鼠双侧侧脑室注射STZ,以Morris水迷宫方法检测学习记忆功能缺陷。

背景数据:以Namzaric(memantine ER/donepezil)为阳性药

微信截图_20180201101859.png

 

东莨菪碱作为毒蕈碱受体激动剂,主要影响信息获取过程,其诱导的痴呆模型是AD研究中最常用的药理学模型,用于探索胆碱能系统与认知间的关系及评价药物的临床前药效[2]

本实验室采用小鼠腹腔注射东莨菪碱氢溴酸盐,以被动回避实验检测学习记忆功能缺陷。

背景数据:以多奈哌齐为阳性药

微信截图_20180201101936.png

微信截图_20180201102017.png

APP/PS1双转基因小鼠可表达突变的人类早老素(DeltaE9)和人鼠淀粉样前蛋白(APPswe)融合体,APP/PS1(AD)双转基因小鼠这两个基因的表达都由小鼠朊病毒蛋白启动子启动。人类早老素基因的DeltaE9突变是该基因的第九个外显子缺失产生的,此突变会导致早发性老年痴呆症。对小鼠脑蛋白匀浆进行免疫检测发现,人类早老素蛋白高水平地替代了可检测到的小鼠内源性蛋白,并且,在APP/PS1(AD)双转基因的小鼠脑匀浆中还检测到了人源淀粉样前蛋白。据研究者报道,6-7月龄的APP/PS1(AD)双转基因小鼠脑内会形成beta淀粉状蛋白沉淀。

本实验室主要通过Morris Water Maze评价该转基因鼠的空间学习记忆能力,采用Y-Maze评价其空间工作能力,同时进行相关的生物指标检测,研究药物对AD的改善作用。

 

神经病理性疼痛模型(Neuropathy Pain)

该模型是外周神经病理性疼痛的常用动物模型[5]。

本实验室采用结扎大鼠L5脊神经,以机械痛阈值变化检测动物疼痛情况。

背景数据:以普瑞巴林为阳性药

微信截图_20180201102625.png

外周糖尿病神经痛是一种严重的糖尿病并发症,是足部切除的主要原因。动物模型中最常用的是胰腺β细胞毒素链脲霉素(Streptozotocin, STZ)注射诱导的神经痛模型[5]。

本实验室采用腹腔注射STZ,以机械痛阈值变化检测动物疼痛情况。

背景数据:以普瑞巴林为阳性药

微信截图_20180201102704.png


长春新碱作为一种化疗药物,广泛应用于各类恶性肿瘤的治疗。但其神经毒性甚至在治疗剂量下所有病人都会出现,而疼痛往往是大多数病人的首发症状。长春新碱诱导的神经痛模型可用于研究镇痛药物药效、化疗药物电生理和组织病理学改变及神经毒性病理机制等[5]。

本实验室采用长春新碱腹腔注射,以机械痛阈值变化检测动物疼痛情况

微信截图_20180201102846.png

情感障碍模型

焦虑是紧张,恐惧,忧虑和担心等多种失常状态的总称。这些障碍会影响人的感觉和行为,并且可能表现为真实的身体症状。通过评价焦虑样小鼠的行为特征,可为抗焦虑药物的早期筛选提供依据。

    本实验室主要采用高架十字迷宫、旷场、强迫游泳、悬尾和新摄食抑制实验等评价抗焦虑药物对正常C57BL/6J小鼠焦虑样症状的改善作用。


参考文献

[1] Chen YLiang ZBlanchard JDai CLSun SLee MHGrundke-Iqbal IIqbal KLiu FGong CX. A non-transgenic mouse model (icv-STZ mouse) of Alzheimer's disease: similarities to anddifferences from the transgenic model (3xTg-AD mouse).Mol Neurobiol,2013 Apr;47(2):711-25.

[2] Van Dam DDe Deyn PP. Animal models in the drug discovery pipeline for Alzheimer's disease. Br J Pharmacol. 2011 Oct;164(4):1285-300. 

[3] MacLellan CL1, Paquette R, Colbourne F.A critical appraisal of experimental intracerebral hemorrhage research. J Cereb Blood Flow Metab. 2012 Apr;32(4):612-27

[4] Fluri FSchuhmann MKKleinschnitz C. Animal models of ischemic stroke and their application in clinical research. Drug Des Devel Ther. 2015 Jul 2;9:3445-54. 

[5]Amteshwar SJ, Vivek J, Nirmal S. Animal models of neuropathic pain. Fundamental & Clinical Pharmacology 25 (2011) 1–28




 

025-86673995
chenrong@yenepharma.com
江苏省南京市栖霞区纬地路9号江苏生命科技创新园E2栋4楼
苏ICP备13020464号-2
电话:025-866739950 地址:江苏省南京市栖霞区纬地路9号江苏生命科技创新园E2栋4楼 邮箱:chenrong@yenepharma.com
X 关闭